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 > 足球 > 正文

4.09《地山谦》当代中式花展艺术分享沙龙_0

未知 2019-04-11 09:05

中式插花艺术分享沙龙

Chinese Flower Arrangement Art·Sharing Salon

时间:2019年4月9日 15:00-17:00

地点:E6 · 本土一间
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美术馆后街77号77文创园2号楼金鱼池地下一层

扫 码 报 名

地山谦·当代中式插花艺术展

10:30-18:30 / 04.05-04.10, 2019

公众开放展览·免费入场

中国插花艺术源远流长,中式传统插花假瓶盘为大地,移花入室,别造灵奇,是空间艺术,也是时间艺术。其插作原理源自《易经》,除出自然审美及文人意趣,更多乃是宇宙观的展现。

以花为媒,是人们对于自然生命,自我内心世界的探索与言喻,也是对于艺术,社会生活体悟的输出传达,中国古代插花艺术,多从主题思想表现与意境方面进行象征分类,赋予花木个性与情调,于4月4日拉开帷幕的《地山谦》——喜见的花展,即以中式插花为介,但又不拘泥于对传统审美与技术的展示,以花入境,探索一种更为开放的姿态,思考、实践插花艺术的边界及更多未来可能性。

据艺术家喜见介绍:“此次展览,更像是一个开放性的过程,展览的不是一个结果,而是一个过程。在构思本次展览时,尽量抛开了花艺流派概念的区分,拒绝浅性简单地花艺外观展示,希望与花艺结合,营造出一个内心的空间,使观众于这个空间里,能够自由地进行搭建、插作、修改、记录、翻腾、跳跃。在这个建造的过程中,让观众自我觉察到内心的变化,情绪的微动,以回归本我,思考插花与自身,终究是怎样的一种行径,在内心的国度,用花朵建造一个世界。

同时此次展览的名称“地山谦”,名称本意即亦于花艺有诸多共通之意。

最初名称源于一个随机的时间,一次随机的摇卦。“地山谦“为《易经》六十四卦之第十五卦,“地下有山之象”。这个卦象,也是六十四卦中,唯一每一爻都是吉的卦象。在这个卦中,上坤下艮。坤和艮都主土,有厚德载物的意味,稳重,长远、持续不断,延绵发展,亦如中式插花艺术为历史和人心所带来的延绵、广大而深远的福泽。

其中的坤为女性,属于柔顺、细腻、包容、厚重,这一类的词汇,祛除了攻击性、权力性、物质性;艮在下,主山,也是沉稳、稳重,稳定等特征;谦,“山之高大而在地中,有外卑下而内蕴高大之象,故为谦。”这是自然之德,也是君子之德,更是女性的能量。

插花史的兴衰与时代的兴衰关系密切,每一个时代的插花艺术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和时代特征。今天、现在、此刻的插花艺术,亦会成为后来人的传统和线索,也许人们顺着这个线索,还能发觉一些结构性的美和精髓,这亦是本次展览的缘由之一。

本次展出的作品共11件,其中包括对于自己插花7年历程回顾与总结的《即将去往虎穴》作品,于世间,我们每个人都是带着疑问与期盼而来的,通过这个作品亦想要给大家一些启示:疑惧并不可怕,只是在于我们如何与它相处,我们只有真正地与内在的恐惧连接,接受而非躲避,生命才会变得逐渐完整起来,通过接受而带来的自信与自由,或许正是构成我们进化的缘由之一。

除此之外,本次展览的作品还包括《景观:病梅馆记》、《碎片》、《无题》、《在另一个古代》等作品,旨在以花为介,探究一个世界,花本是一种细微之物,却寓意万千,将其放大到一个社会环境,即又能与诸多现实议题写照妥帖照应,譬如《春风……》中,春风是一个开放式的隐喻,除却x光片的医疗语境,根据展陈的空间位置,在展陈空间上融入了一些巧妙的设计。想要探讨在时代风潮中对于女性的形喻,但作为一个“失语”的角色,似乎在片中女性也是一个被审视、被检查的对象,且没有任何话语权。

《花神》作品中,花神崇拜在花文化发达之时兴盛,唐、宋达于极点,每年“花朝节”庆花神生辰,成为举国盛事。而在今天,“花神”作为一个被遗忘的存在,是否也会用今人的庙宇展示着她从来未曾衰退的神迹。

像此次展览开篇即提到的那句一样:“这是一个花展,也不是一个花展”,花,插花,是一个切入点,却不是落脚点,而其中的寓意感悟,则可能需要你来现场一一体会了。

作品介绍:

作品一:《即将去往虎穴》Going to a more dangerous place

材料、花器:实验室萃取设备,烧杯、试管、显微镜、玻璃花器、铝线;

花材:进口十大功劳、红瑞木、帝王花、八角金盘等;

花型:踞兀体心象造型(情绪、幻象);玻璃水影;

情绪:疑、惧;

学习插花的七年时间里一直在想什么是插花?什么是中式插花?它的每一个原理从何而来,每一个做法究竟有怎样的道理?它的辨别方式是非对即错的吗?它只是在呈现美吗?它是一个摆设吧?带着疑惑行走,同时也带着对自己的怀疑前行。

七年前是带着疑惧开始的,中途带着疑惧想放弃,现在要放下疑惧,重新开始。戳穿幻想、砸碎抓取,与自己的怀疑、问题、恐惧连接。正是对恐惧的恐惧,制造了各种幻想、体系、思想、文明,它们却不堪一击。我们只有真正地与内在的恐惧连接,接受而非躲避,生命才会变得逐渐完整起来。这些接受带来的自信与自由,或许正是构成我们进化的缘由之一。

作品二:《春风……》Spring breeze…

材料:X光片、灯片箱、一个瓶花;

花材:连翘、百合;

花型:倒挂;

春风是一个开放式的隐喻,除却x光片的医疗语境,根据展陈的空间位置,在展陈空间上融入了一些巧妙的设计。X光片这个作品主要想探讨在时代风潮中对于女性的形喻,但作为一个“失语”的角色,似乎在片中女性也是一个被审视、被检查的对象,且没有任何话语权。

作品三:《在另一个古代》In another ancient

材料、花器:浴缸、玻璃瓶;

花材:白色鸢尾、小天使;

花型:平铺、写景式心象造型;

每个人可能都有过假如我生活在古时如何过活的想法,如果我是一个古人,我想要一个干净的池塘,可以看见草和水的波纹。但我们都不是古人,只有一个浴缸,逼仄的宽阔和狭窄的波澜。我们已经没有了真正和“古”对话的语境和场域,也永远不可能再复现。

作品四:《十六畴》Sixteen categories

材料:胶带、logo投影灯;

这是中式插花最重要的基础——中式插花的立足点指的是花枝在花器上的安插位置。中国人把花器当做「大地」或「精舍」、「金屋」,把插花当做赋予植物二次生命的一种景观创造,因此立足点的地位与意义有如宇宙创造时所象徵著的生命泉源。在插花过程中,最重要即是在无数的平面点上寻找最适当的立足点。天地未分之前的混沌为太极,太极动生两仪,而有天地。两仪生四象,而有金、木、水 火、土,于是六合定位,十方有序,天体成形,百物滋生。天地成形有天纲、地维,后以太极为中心,向四面八方发散成九个点,形成了中国空间造形艺术的基础,最典型的形成一个「井」字,正中间四个等分叫「宫」或「中原」, 外围叫「四野」或「围」。在九点的正中心简称「极点」,是一切造形及生命的母点或泉源,象徵天心或中土,带有上下、天地、阴阳的性格,代表著独一无二的绝对权威。而四隅点古称「地维」或「天柱」也称「四隅」,即宦(yi)、窔、奥、屋漏四点。其余之点称正四点,(东、西、南、北)。中间四个等分称「宫」,外围叫「四野」或「围」,由内宫加上四野共形成十六个畴。不论插于哪一个点,其作品之枝干应分别佔有三畴爲佳;

作品五:《碎片》Pieces

材料:花器:石膏;

花材:绣球、公主、甘蓝;

白,是一个无法被形容和比喻的存在。白不应该是一个概念,由白开始,试着打破概念,从破碎中总会生长出新的什么。

作品六:《花神》Goddess of the flowers

材料:3D风扇投影仪;

花材:梨花、百合;

花神崇拜在花文化发达之时兴盛,唐、宋达于极点,每年“花朝节”庆花神生辰,成为举国盛事。而在今天,“花神”作为一个被遗忘的存在,是否也会用今人的庙宇展示着她从来未曾衰退的神迹。

作品七:《《4.04》Not found》

材料:铁丝、铁丝网、麻绳、枯草;

花材:针垫花、蓟;

开展的日子是四月四日,为记录这个日子而做,记录无意义,可回归记录本身,即已生成了诸多意义。

作品八:《未济》Not reached yet

材料:花篮、插花工具;

花材:芍药、梨花、绣球、小菊;

《易经》六十四卦中的最后一卦,没有完成之意。用剩下的花材插一个传统的篮花,插到一半结束,恰如其分。

作品九:《景观:病梅馆记》Landscaping: museum of the corrected plum

关键词:构境、异轨、飘移。

作者姚俊杰老师

作品使用金属接头、PVC管接头、胶带、线绳等,将枯木枝干、梧桐树枝、竹子等不同植物扭曲嫁接成为一棵病态的异化的树,用一种人为的病态景观,寓意病态社会下的审美。

作品既是当下的转化,又从传统中来。是关于边界和社会空间的探讨。

作品十:《无题》Not found

看不见的不等于不存在。当寻找发生之时,寻找之物已在心里出现,保持住这种探寻和期待,就是展览希望留给观众的情绪。

作品十一:《鹰的即兴》

舞蹈是动态的插花、插花是静止的舞蹈。节奏、韵律、线条、空间关系等有着诸多能够探索与交流的共性。插花与舞蹈同样也是一种短暂的时间艺术,不可重复的艺术,都具有偶然之美。

标签